到国外能轻松赚到大钱? 警惕对外劳务三大类骗局-中青在线

2018-06-08 02:15

  出国好挣钱?

  走出国门到外面的世界闯闯,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出国劳务大军。“到国外能轻轻松松赚到大钱”,成为不少外国务工中介公司的广告。但实际情况真是这样吗?

  真实案例

  案例一:承诺不符难退款

  小刘告诉记者,在5年前他中专毕业,学的是厨师,而且还考了中级厨师证。已经从业三年的他,随着经验和技能的增长,渐渐有了出国闯荡的打算。“我的老乡有三四个人都出国挣钱去了。”

  他告诉记者,出国务工的老乡回家和他“传道”,虽然大家去的国家不同,但因为地域优势,漂洋过海去对面的韩国或者日本是大多数人的第一选择。小刘决定也去韩国闯闯。小刘说,“当时介绍说3个月,只要面试成功,3个月保送出去,如果3个月出不去的话,就给退款。”这次出国的总费用是49000元,按照约定,出国前要先交22000元,小刘想都没想痛痛快快就把钱交了。小刘说,中介公司承诺,工资保底就是18000元人民币,是小刘目前工资的三倍还要多,这还不算各种奖金、加班费。

  等待了三个多月,小刘顺利出国了。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到达韩国后,他却发现情况与公司承诺的情况不一致。“我们七八个人被安排住在一个宿舍里,屋里连窗户都没有,简直不是人住的。每天要工作至少15个小时,而且经常被克扣工资。每个月承诺的18000元工资也只有不到10000元。一同去的人都不想干了,我们和老板要求回国,他还不给我们当月的工资,也不提供机票。来来回回一趟,我几乎没挣到钱,身体却大不如前了。”回国后,他向中介公司索要押金,但是公司却用合同来拒绝。

  案例二:遇假中介被骗钱

  市民韩先生是一名高端摩托车维修工,此前他曾经成功出国务工,也挣了点小钱。去年,因为回老家成亲,他辞去了国外的工作回到了国内。经过大半年休息,他想再次出国务工。他在网上看到一条出国劳务派遣信息,广告内容十分详细,劳务派遣的国家包括蒙古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、斯里兰卡、印度尼西亚等,根据国家的不同标明不等的介绍费,而押金则另外收取。“我之前曾经成功外出务工,所以并没有觉得有多困难,就想着再从网上随便找一家中介,安排我出国务工。”

  韩先生说,他先是通过电话询问出国务工的情况,觉得这家中介还算正规。为了确保靠谱,他专门去该公司实地考察。“这家中介公司是在一个大的办公楼里,公司员工也挺多。我询问情况,他们给了我很多到外国务工的须知,还问了我很多有关资质的问题。公司员工还多次嘱咐我,需要准备的材料,多次提醒我如果审批不合格,也不能出国务工,让我感觉很正规。”最后,他选择了一条去斯里兰卡干维修工人的信息,谈成了37个用工名额,按照公司要求,交了近10万元押金。“交钱之后,工作人员让我在家等待消息。一旦审批完成就给我打电话,安排出国务工的事宜。”

  可是让韩先生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等就是三个月。他的出发时间却被中介公司一再推迟。“我最后实在等不下去了,再给公司打电话,但是已经没有人接听了。到公司一看,这里早就已经搬空了。我在现场遇到了很多其他交了钱等待出国工作的人,他们也被骗了钱。”没有办法,韩先生和其他人只能选择报警。“本来想出国挣钱,却不想被骗了钱。”报警后,民警告诉他,原来这家公司连资质都没有,根本不能办理出国务工。“我之前太大意了,应该先在网上查一查的。”韩先生懊悔地说。

  案例三:被骗后滞留机场

  此前,25名中国工人被假中介骗到马来西亚柔佛州。到达后,他们才发现根本没有工作可做,手中的签证不是工作签证而是旅游签证。25人无奈回到机场,由于没带什么钱,他们只能吃面包和饼干充饥等待救援。

  据了解,这25人来自吉林、河南、四川等地。假中介以中国某著名建筑公司的名义,骗他们说马来西亚柔佛州需要大量建筑工人,工期大约4至5年,并以13000元人民币月薪为饵。假中介收取总共6万元人民币的费用后,将他们带往马来西亚。但是到达机场后,马来西亚并没有人前来接机,工人再和中介联系,也无人理睬。无奈之下,他们只能向大使馆求助。所幸,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帮助了他们,并分两批将他们送回国。

  来自吉林省的工人王先生回忆说,他只是普通工人,去马来西亚只是为了挣钱让家人过更好的生活。走之前,为了能够交纳中介要求的介绍金,他甚至不惜卖地卖牛或与家乡亲友借钱,不料血汗钱没挣到,苦心筹来的钱都被骗走了。另外一名林先生称,他是基于中介说的建筑公司在中国非常有名,加上有不少人参与,才信以为真。

  -警方提示

  警惕对外劳务三大类骗局

  北京警方表示,近期,受国际形势和国内大环境的影响以及劳务中介市场的管理混乱,对外劳务输出领域经济犯罪呈高发态势,此类骗局的几类表现形式如下:

  第一类:

  一些中介公司通过当地人出面组织人员、收取费用,自己躲在幕后指挥操纵,如犯罪嫌疑人金某在没有任何营业手续的情况下,以办理“劳务签证”为名,委托中介公司招收14人赴韩国劳务,每人上缴各种费用8万元。因实际办理的是“商务签证”,出国人员被全部遣送回国。像此类案件,犯罪嫌疑人在组织人员时往往都是单线联系,通过本地的委托人来招工,给其一定比例的提成,利用跨区域信息不对称、受害人来回不便等对其有利条件进行大肆诈骗。

  第二类:

  某些不具备境外劳务资质的中介机构,采取办理旅游签证、商务签证的办法,将劳务人员输送至国外打黑工,2018年香港生肖今期开奖结果。如非法中介收取农民赵某等十几人每人8万元,安排他们跟随欧洲行的旅游团欲到西班牙后脱团打黑工,从比利时下飞机后,途经卢森堡、德国、布鲁塞尔,走到法国时被边检查获遣送回国。

  第三类:

  少数犯罪分子以虚假的劳务输出中介机构,虚构相关事实实施诈骗,收取高额报名费、手续费后即潜逃。如,犯罪嫌疑人宋某在无外派劳务资质的情况下,打着大连某公司的旗号,以招收赴澳大利亚钻石平台工名义,发布虚假信息,与十几名劳务人员签订应招劳工确认书,诈骗保证金30万元后潜逃。

????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张静雅